免疫体外诊断试剂研发项目的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检测报告表
发布日期:2021-05-26 02:41:55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施一公研究组不久前在国际顶级期刊《科学》上发表了重要的科研成果——剪接体的高分辨率三维结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项举世瞩目的研究成果背后,站着一个默默无闻的英雄——冷冻电子显微镜。

生物学史,可以说是显微镜的发展史。17世纪中叶,英国科学家胡克使用诞生不久的显微镜观察软木塞,发现了植物细胞,开启了近现代生物学的大门。此后,显微镜的放大能力和成像质量不断提升,人类对细胞的认知也随之深刻和全面。20世纪中叶,美国生物学家沃森和英国物理学家克里克利用X射线晶体学发现了DNA(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人类的观察极限从亚细胞结构推向了分子结构。这是光学成像时代。

然而,在分辨率不断提升的同时,光学成像的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光成像的载体是光波,它的波长决定了一套显微设备的分辨率极限。为了达到原子级别的分辨率,波长必须被压缩到一个很小的范围,此范围内的光波被我们称作“X射线”。可是,X射线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不能被透镜“驯服”,成像困难。最麻烦的是,X射线非常挑剔,只能用来对晶体进行研究。一块铁

生物显微技术书写“冰封奇迹”

©2015 北京爱必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7013922号-1网站地图 丨 技术支持:墨钰网络

QQ咨询

QQ咨询

QQ咨询

电话咨询

电话:010-5631 5110

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在线咨询